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滴滴滴,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她还想接着打,可下一秒手指抢先按了挂断。

    大门处,轿车声伴随着门外保姆惊喜的话语,竟然是傅云深回来了!

    她猛地站起身,借着镜子上的反光,照了照自己,瘦削的身材,惨白的脸,他最讨厌的样子……她匆匆掏出口红,将唇瓣染上颜色,刚一转身,男人冰冷的话语就在耳畔响起。

    “唐婉君,你是不是犯贱?”

    即使两人亲密无间,可她仍抑制不住的发抖,放轻了声音问他:“我有件事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离婚吧”

    男人的耐性似乎已经耗尽,站起身

    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迎头就是一份协议书甩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不偏不倚,正砸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听声就知道,男人丝毫没有留一点情面。

    唐婉君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痛一片,整颗心犹如坠落冰窟,寒意一瞬间蔓延全身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略有些颤抖的声音响起,女人面上一片难以置信,柔嫩的脸颊已经快速泛起红肿,看上去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她这幅泪光盈盈的样子却一点也没有激起眼前人的怜惜,一想到还躺在医院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人,傅云深的胸中就翻涌出滔天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唐婉君,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没数吗?如果不是你安排车祸,柔柔会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吗?”

    冷冽的声音里包含着数不尽的怒气。

    唐婉君错愕的抬起头,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傅云深步步紧逼,“那我就再好好提醒你,她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生死未卜,你最好祈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祈祷什么?我问心无愧!”

    唐婉君直直地盯着眼前的男人,虽然被他浑身散发的冰冷所压迫,背却依然挺直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像是没有听到一般,傅云深薄唇轻启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
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